廣告贊助

朋友聯合國/法國的珍女士

2017/07/08 07:29:07 聯合報 文/王紹容

 

珍是一位五十多歲、來自哥斯大黎加的女士,

她有一頭濃密蓬鬆的深棕色捲髮,喜歡穿著白襯衫,身高不高卻很有力氣,

深邃的眼睛上一定搭配兩毫米粗的濃黑眼線……

       

快速分類的人生哲學

去年夏天,我決定到法國當志工,隻身從巴黎搭了六個小時的火車,到一個專門收容難民的慈善機構。和想像中不一樣的是,這裡的難民已經定居一段時間了,他們躲避警察的查緝,靜待五年後申請合法居留權;不過,有些人待了六、七年了,依然在等待政府的許可。他們靠著民眾捐贈的物品開起二手商店,也幫民眾做廢棄物回收,賺取微薄薪資。

到機構的第三天,我被分配去幫忙珍。珍是一位五十多歲、來自哥斯大黎加的女士,她有一頭濃密蓬鬆的深棕色捲髮,喜歡穿著白襯衫,身高不高卻很有力氣,深邃的眼睛上一定搭配兩毫米粗的濃黑眼線,後來我聽她講話時,常忍不住猜想今天的妝容用了她多少眼影。

珍在百忙中短短和我寒暄幾句,工作室的燈光有點暗,一進去就看到堆積著快要頂天的雜物箱,這些都是熱心民眾的捐贈。長桌旁則是一個個大塑膠箱,裝著初步分類過的物品。珍負責的店名叫「Bibelots」,中文翻譯是「小玩意兒」,但是她管的東西包羅萬象,小如裝飾品、珠寶盒、咖啡杯、起司盤、花瓶,到大型的燭台、法國砂鍋、巨幅掛畫,甚至垃圾桶都找得到。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把民眾捐的東西分類挑選、清潔,然後等珍貼標後上架。

我把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放在桌上,珍經過我身邊,訝異道:「妳在幹什麼?」並解釋因為東西太多,整張桌子也放不完,所以必須在把東西拿出來的時候就決定它的歸宿,餐具歸餐具、玩具歸玩具、飾品歸飾品,不能賣的就直接丟掉。初期最震撼的,就是珍常常拿著一疊餐盤快速分類,破損的、有刮痕的直接丟在旁邊的桶子,邊丟邊說:「卡賽!(法文cassé,意為破了。)」然後匡一聲把盤子砸得粉碎,戲劇化的動作和語調每每嚇得新來的志工不敢出聲。

熟了以後,珍告訴我這是人生哲學,別人總是給你太多你不需要的東西,而你猶豫不決就會堆放著,「如果你不好好整理,你的人生就亂成一團。」

 

咖啡時光的一堂課

法國人愛喝咖啡,這些遠道而來的新住民也入境隨俗,每天的早上十點和下午四點都有個「咖啡時光」,讓大家放下手邊工作,一邊啜飲咖啡,一邊搭配香甜的可頌麵包和同事聊天。

有一回外面的椅子都被占滿了,我就一人坐在室內角落靜靜地喝咖啡。珍看到了,問道:「妳為什麼一個人坐這裡?」我說沒位子,但沒關係。珍大力搖頭,「跟我來!」一手端著她自己的咖啡,用飛快的步伐帶我到另一處空地搬長椅。我們兩人合力把長椅搬到了大家的聚會點,終於能坐下來享受咖啡。對她來說,因為沒椅子而搞孤僻這種事是不成立的。

珍工作時也這般充滿幹勁,幾乎不曾停下來歇息,儘管主管安排幾位壯丁幫她搬重物,她總推辭說可以自己來,讓這些人力分配到其他更有需要的部門。雖然每天工作繁多,但一有空閒,珍就教我認識法國藝術品,利摩日是歷史悠久的有名茶具製造地,瓦洛里的瓷器用色大膽,多為法國北部的人所喜愛……我問她怎麼懂得這麼多?她只說自己曾在西班牙當了二十年的美術老師,轉頭又去忙別的事情了。

珍聰明有才幹,讓她掌管的店面,月營收常是其他分店的五倍以上。她擅於從雜物中分辨值得收藏的東西,又能系統地安排店內的展示架,架上永遠有滿滿的商品卻不雜亂,累積了許多來尋寶的老客人。

後來我才輾轉得知,珍並不是這裡的難民,她有合法的護照和居留權,會待在這全是因她古道熱腸,願意將一生投注於幫助別人。

我對珍又更加佩服了,想想自己來擔任志工幫助別人,僅是短短幾個月,但珍讓我了解,這是一生都能致力的事業。珍的善良、智慧和對生命的熱誠,在我離開法國很久後,依然烙印於心。

 

原文連結:https://reader.udn.com/reader/story/7044/2570547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Smile 的法文學習旅程

smilewang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